社区是我们在网络上赖以生存的方式,有没有可能让它变得更好?
retric · 2018-03-11 15:00:10 ·

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人行道的设计,对于一个城市而言,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大部分人理所当然的认为人行道的作用是方便居民的交通出行,但这本书的作者简·雅各布斯却指出:人行道其实是出于城市的安全而设计的。

想象一下有这样两条街道:

1、一条在富豪的私人别墅区里,路上空空荡荡,除了几个来回巡逻的警察,基本上看不到人影;

2、另一条在闹市里的普通住宅区,路上行人接踵摩肩,路两边还有摆摊的小贩、买菜的大爷大妈、嬉戏的小孩子。

直觉告诉你,哪条路更安全?

答案是第二条闹市住宅区里的街道更安全。

Louis CK (脱口秀演员)也讲过一个有点类似的段子:

有次他和家里的两个孩子一起去乡下度假。那里很安静,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到了晚上,孩子们很早就睡了,louie 一个人沐浴在安静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乡村夜景里,突然感到非常害怕。

他说:

平常我住在充满小偷、毒贩和杀人犯的纽约,但我却感觉非常安全。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

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其实出在「观察者」身上。

安静的乡下缺少观察者,纽约这种大城市,虽然罪犯很多,但是本地居民也多,这些本地居民充当了观察者的角色;同样的,在闹市里的人行道里,朝向街道的窗户、便利店、小摊贩和在街上来来回回走的人,他们有意无意地,都成为了这个街区的观察者。

这些观察者的目光,随时随地都出现在街道上。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太可能发生明目张胆的抢劫。这并不是说万一发生抢劫,这些观察者就一定会见义勇为,而是他们把大部分可能发生的犯罪念头,扼杀在了萌芽状态里。而那些看似被警察保护却缺少观察者的私人别墅区,往往会让你产生一种“这里不安全,可能有犯罪产生”的直觉。

更有意思的是,有人认为,这种城市设计的道理其实跟互联网虚拟社区的设计是相通的。[1]

虚拟社区如果不强调「观察者」的存在感,社区发布再多的监管措施都是无力的。因此,产品经理们总是尽量把社区的内容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社区原住民,比如增加内容发布者的用户头像、个性化的昵称等等。如果只有干巴巴的信息内容,就像私人别墅区的街道看不到行人一样,社区的“犯罪者”就会蠢蠢欲动,试图发一些不符合社区规范或者跟主题不相关的帖子,造成 spam(垃圾信息)的产生。一个社区的用户,为产品的信息流提供了“观察者的目光”,以此扼杀不怀好意的 spam 行为。

这个例子让我想到: 警察作为一种监管者,在维护社区的安全上,很多时候发挥的作用并不如原住民。而在一些习以为常的社群行为里,组成社群的普通个体,它们的作用很多时候却被低估和被忽视了。

对一个虚拟社区来说,如果自治的力量比中心化的监管者来得更有效,那么,在底层协议上更加强调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对这种虚拟社区的塑造,也会有更好的影响吗?

在区块链里,“信任”是通过整个网络的全部节点进行验证才能产生的。这些分布式的节点,会不会也有可能成为一种“观察者的目光”?

你可能会说,一个社区存在的条件是需要有用户。区块链现在还是一个鬼城,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原住民。甚至很有可能,区块链就是块贫瘠的沙漠,根本不具备人们在线上生存的条件。

这么说也没错。但不要忘了,纽约原本只是阿尔冈昆部落的一小块居住地,但到了 1790 年,纽约已经超越费城,变成了美国第一大城市。

就像这些原本狭小的村落,经过演变,最终成了纽约、巴黎、洛杉矶这样的世界中心,早期的互联网同样人烟稀少,但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当初许多的小村庄现在也已经变成超级城市了。

这些虚拟城市的基础设施和生活环境也越来越现代化。以前的我们很难想像在网上购买的商品半小时内就能送到家门口、翻开手机就能打到一辆闲置专车,正如原始部落里的人很难想象一线城市有地铁和电梯一样。

作为对比,区块链现在当然还是一片崭新的蛮荒地。你可以在现有互联网行业里做一个给高楼大厦添砖加瓦的建筑民工,或者,你也可以走出去,到一块新美洲的土地上感受下原始丛林。这块原始丛林的确很有可能长不出一个新的“纽约”,但它真正让人感兴趣的地方在于:

这片规则完全不同的丛林,有可能会孵化出一个什么样的虚拟社区?

我们假设未来区块链能够形成足够大的网络,连接足够多的用户,那么本质上,互联网和区块链提供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水土气候,它们对在虚拟社区的发展理应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而对于虚拟社区来说,区块链和互联网的这种区别,很可能不是美洲和非洲的差别,而是火星和地球的区别。

在地球上建立一个城市,跟在火星上建立一个城市,又会产生怎样的不同?

区块链能为虚拟社区带来什么好处?它又有什么弊端?

传统互联网社区的几个难题

传统的互联网社区,有几个疑难杂症很难被克服、或者是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进行克服。

比如:

  1. 社区内部的信息超载后的问题

  2. 社区产生的数据的所有权的问题

  3. 自发维护社区内容的动力的问题

  4. 社区有了冲突之后如何协调的问题

  5. 独裁管理的利益问题

其中,信息超载的问题是最直观的。

在信息大爆炸之后,人们迫切地需要一种合适的方式,用来号召社区成员共同进行信息的重新组织和整理。否则,杂乱和重叠的信息充斥太多,很容易会引发一场淹没社区的洪灾。

拿新闻行业来说[2],在还不流行碎片化阅读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越来越涣散了,因为流媒体已经大行其道了。流媒体让信息像洪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延续下去,你越往下刷,出现越多,无穷无尽,最终淹没一切。每个新闻网站的内容都逐渐变得臃肿不堪,而且内容同质化严重。

到了2013年左右,有人终于看不下去了,跳出来试图做一些改变。

有人提出“长新闻”(long-form journalism,通过纸质小册子或Kindle阅读器发布的长篇优质新闻)和“数字斋戒”(digital Sabbath)等概念。再往后,专业新闻生产机构支持的强调信息过滤、分析、整合和结构化呈现的 curation journalism 应运而生。

所谓的 curation journalism ,其实就是强调对新闻的专业筛选和视觉化呈现。它指的是记者和编辑对不同来源信息进行的阅读、选择、排除、组织和集中呈现的过程。

curation journalism 遇到的最主要的困难是,各个新闻机构都想把数据封闭起来,不想把流量分割给其他新闻媒体,只想一家独大。 这其实是第二点,即数据所有权的问题。 当然,幸运的是,后来在许多人的推动下,比较大的几家新闻网站最终同意在自己的文章里加上外链。

相比之下,其他大部分的社区并没有新闻行业这么幸运。不同社区,发展到后面,社区的内容同样是超载的,同时内容的质量不稳定,需要有人对信息进行维护和整理。但这些社区同样只想自己霸占数据的所有权,他们很难主动开放数据,同时,新闻行业有许多拿工资的记者可以对信息作专业筛选,但对社区而言,很多人都只是志愿者,他们作为社区内容的修护者,是没有回报激励的。 所以,大部分社区缺少自发维护社区内容的动力。这是第三点的问题。

对于数据所有权的问题,真正的原因其实是社区背后独裁管理的问题。社区背后往往是中心化的组织或者公司。这些公司不肯分享自己的数据,同时,他们可以花钱雇佣专门的人来做内容的筛选和整理,但大部分社区管理者不会重视这件事,因为它跟自己的利益目标不一定一致。

更严重的情况,如果这种利益是相违背的,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当一个社区背后掌控一切的管理者出现问题时,社区的成员没有太好的选择,只能选择离开。

同时,这些拥有社区最重要权力的管理者,在社区管理上发挥的作用也并不大。如果社区内的成员发生和目标不一致的行为时,也很难进行协调。维基百科上,究竟哪个版本的词条代表的质量更好?有时候这种争论只能以独裁者的个人判断和喜好,用一种相当粗暴的姿势进行干预。

区块链有可能为虚拟社区带来什么不同?

1、就像人行道上的观察者往往比警察打压罪犯更有效一样,区块链不需要一个管理中心,它的网络上没有第三方的警察,只有每一个普通节点,共同维护整个网络的安全;

2、区块链上的数据会自动同步到社区的每个节点里,社区成员只要接入网络,数据对它们就是开放的,没有人能删改它,同时,这些数据具体是谁产生的、它的所有权都有非常清楚的一个标记;

3、不止是数据所有权可以进行标记,社区成员自发对社区内容进行维护的贡献也是可标记的,这样一来,就可以根据贡献的大小标记来奖赏相应的成员,比如每个版主维护一个主题版块,就能获得一块币;

4、没有中心化的管理者,也就不存在独裁管理的利益问题,而对于社区冲突的协调,则由社区所有成员决定,具体怎么决定,则要看社区的协议是怎么制定的。

直观上,这似乎是一种更民主的解决方案。

不过,讲了这么多,到底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案例?

一种虚拟社区模型:Curation Markets

我在 medium 上看到一篇文章,有人介绍了一个叫 Curation Markets [3]的东西,还挺有意思的。就像我们上面提到的 curation journalism ,它试图把这种 curation 的方式从新闻行业里解放出来,不止应用在专业的新闻机构里,而是扩展到所有涉及到“社区”、“内容”和“信息”领域。

简单点说,Curation Markets 是一个代币化系统,它允许团队协调共同目标(和利益),并从共同创造的价值中获益。

curation 这个词不太好翻译,我们在接下来的讨论里统一把它定义成一种对社区进行维护的行为。Curation Markets 的核心,正是通过在这种社区的维护过程中添加代币激励来实现的。

代币化价值创造与社区维护的规则创立于智能合约中,并且是协调的关键点。利用这一点,社区所有成员可以对社区的内容进行监管和维护,并分享共同创造的价值。

它可以解决三个核心问题:

1、让每个成员拥有自己创造的价值:不管是社区内容的创造者还是维护者,都从平台中分享集体利益。

2、改进社区的协调:社区的成员通常都围绕着一个共同目标进行协调合作,但他们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组织形式,这种松散的团队结构进行协调合作的效率不高,不管是开源项目还是全球变暖的项目。

3、增加共享信息的新颖性:利用代币来维护社区日益丰富的信息,让社区成员各自的利益更多地与社区内容绑定在一起。

那么,Curation Markets 具体是怎么实现的呢?

在底层机制的设计上, 它需要包括下面这5条特性:

1、一种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设定的价格随时(连续)铸造的代币。

2、随着更多的代币开始流通,代币价格会变得越来越贵。

3、购买代币支付的金额(比如eth)集中保存在一个公共存折里。

4、代币可以在任何时候从有效供应中提现(“烧毁”),随之按比例带走公共存折里相对应的一部分金钱。

5、代币用于为社区的维护者进行筹款,这些维护者随后按比例对社区的内容和信息进行维护。

这个模型的好处,是可以让个一个组织或者一个团队更高效地进行协作,同时这种协作是“按劳分配”的,它把个人在集体里的贡献,量化成了一种可以换算的价值,以此来激励团队的成员。这些代币用来奖励社区信息的维护者。

利用以太坊作为一种可编程的区块链平台,这些组织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的中心化的机构的参与下,对社区的每一种信息和内容进行发币。这是一种新的组织模型,也是一种新的协作方式。围绕一个相同的目标,人们可以借助这种模型和方式,在保持自由度的同时,保证协作的规章制度和自己的利益。

本质上,Curation Markets 相当于我们为社区内每一种有价值的信息和内容,创建一个股份制的“公司”,而且这个公司的股份可以被无限分割,股东董事会不受任何地理、政治、肤色、语言、身份的限制,任何成员都可以加入。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为社区内的很多东西发一个币,比如百度贴吧里的某个主题贴、微博上的某个热门标签、微信群里的某个系列的表情包,等等。

通过这个币,社区的成员对主题贴、标签和表情包的具体内容进行一个基于共同目标下的维护,同时分配相应的报酬。

举个更完整的例子:

python 是现在很流行的语言,我平常也喜欢用python,因为它很容易上手,能节省很多的时间。而 python 之所以效率高,是因为 python 社区里有大量极具分享精神的程序员不断的为它开发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库。比如,你想用 python 写爬虫,直接下载一个爬虫库就可以上手了,因为别人都已经实现过了。但这些第三方库的开发,是程序员基于分享精神自发进行的,他们无法从别人的使用中获得奖励,也无法因为自己对 python 社区的贡献而获得任何实质性的回报。

如果应用 Curation Markets 的构想,我们可以在 python 社区里为 python 发一种代币,就叫它“蟒蛇币”好了。在社区里,每个成员可以用蟒蛇币进行投票,比如后端工程师小明在 python 社区新建了一个二级主题叫“更好用的爬虫库”,社区里80%的成员看到后都认为这个爬虫库是很重要的,于是社区成员把80%的蟒蛇币都投票给了这个主题里,以此来激励更多的开发者进行爬虫库的开发。小明作为爬虫库这个主题的维护者,相应的也能分到一部分的蟒蛇币。

这些蟒蛇币可能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不值钱,但因为它能随时提现,而且提现的时候就能带走公共存折里相对应的 eth 币,所以人们还是愿意拥有蟒蛇币。同时,随着蟒蛇币在 python 社区流通得越多,它的价格也会越高(具体可以对比上面提到的5条特性)。

这样一来,蟒蛇币不仅可以用来激励 python 社区的成员分享更有价值的内容,同时,对于整个社区认为更重要的第三方库,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调动更多的资源参与进行开发。

这就像 Reddit 拥有一套自己的算法,可以把用户对帖子的点赞,换算成这条帖子在内容质量上的等级,以此来让社区里更有价值的帖子浮现出来,引导整个社区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受益人机制

Curation Markets 另一个有意思的设计,是它还可以根据协议的设定,决定谁成为挖矿过程中的受益人。

比如,如果以太坊最开始应用了 Curation Markets 这个模型的话,当一个 eth 币被挖出来的时候,就会有一小部分钱被奖励到以太坊的创始团队里,然后创始团队一方面可以利用这部分代币,来维护以太坊一开始的社区内容,也可以把这部分代币从公共存折里提现出来,这样相当于完成了融资。

在某些情况下,创始团队作为受益人获得的这种奖励,应该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失。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社区理论上会随着时间的累积变得越来越强大,到了后期它已经可以支持自己了。而且,作为受益人的创始团队本质上也是一种“中心化”,它也有可能会发布非注册的证券,这些对于社区的管理上都会成为问题。

有哪些有趣的应用场景?

去中心化的乐队

提出 Curation Markets 的这位作者,在2014年的时候弄了一个叫 Cypherfunks [4]的项目,他试图组建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一起共同创造音乐的去中心化的乐队。应用 Curation Markets 这个模型,这个项目或许可以更有效地进行协作,比如,一个乐队或者一群艺术家,可以集体创建一种特定的音乐,乐队成为一种无形的组织,但集体的共同目标是做出最好的音乐,借用“音乐币”,对集体创作过程中的音乐成果施加影响和指导。如果这个乐队有创始团队作为受益人的设计,它还可以通过公共存折来出售音乐、收集版税,支撑乐队的发展。

虚拟世界里的虚拟资产

和音乐类似, Curation Markets 允许社区的成员共享、共同创造任何的智力成果和虚拟资产。比如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成员共同创造成果的虚拟世界。(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游戏?)

表情包市场

也许 Curation Markets 最早的应用例子,是狗币(Dogecoin)和 Rare Pepes。Dogecoin 尽管不值钱,但它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在打赏、支付小费上受到了网络的大肆欢迎;Rare Pepes 是互联网上的一个表情包社区[5],里面专门收集各种罕见的 Pepes (绿色的青蛙哥🐸)的表情。而在 Reddit 上,r/memeeconomy 这个名为“表情包经济”的板块,已经有超过201k 的订阅用户了。

最后

总而言之,Curation Markets 希望借助区块链形成一套合理的社区机制,这套机制用来确保整个社区的内容会在一个相同的目标下,一直往正确的方向走,内容不断被维护得更好,从而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成员加入社区,维护更多更好的内容,如此不断正向循环下去。

但 Curation Markets 目前还很不完善,比如最开始的代币究竟是怎么分配的?社区发生分歧的时候,具体怎么借助代币进行协调?这些问题,Curation Markets 的提出者并没有提到,可能这部分他也还没想清楚,当然,也可能是我理解有所偏差。如果你有不同的理解,欢迎评论指出。

人是群居动物。对于社区的讨论,大概永远都不会停止。这个东西可能短时间内也讨论不清。因为任何机制的设计,最开始都是片面的、短浅的、充满漏洞的。

区块链是如此,借用区块链去创造社区的过程更是如此。我们需要经历过很多碰撞才能逐渐修正机制设计上的偏差。

1666 年,伦敦一场大火烧毁了六分之一的街区,但也因为这场大火,人们得以获得一个机会,重新开始以街道为中心规划出一个新的伦敦城市。

对于区块链和虚拟社区来说,这样的经历也是不可避免的。

[1]: 《互联网城市的死与生》 作者:Plidezus

(https://the-offline.com/article/the-life-and-death-of-cyber-cities/)

[2]: 《筛选与呈现:信息疲劳背景下的移动内容传播新趋势——以雅虎新闻摘要与NYT Now为例的分析》作者:邓建国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Q&dbname=CJFDLAST2015&filename=XWJZ201506004&v=MDIzNjV4WVM3RGgxVDNxVHJXTTFGckNVUkxLZlpPWm1GeS9uVmJyTlBUckJkTEc0SDlUTXFZOUZZSVI4ZVgxTHU=)

[3]:  Introducing Curation Markets 作者:Simon de la Rouviere(https://medium.com/@simondlr/introducing-curation-markets-trade-popularity-of-memes-information-with-code-70bf6fed9881)

[4]: cypherfunks ( http://www.thecypherfunks.com/ )

[5]: Rare Pepe Collection ( https://rare-pepe.com/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一定要关注橙皮书公众号(ID:chengpishu)哦!后台回复“橙皮书”,你将会得到一份神秘的礼物。


retric 发布于 2018-03-11 15:00:10 , 橙皮书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你可能会喜欢


retric
作者

已发表 47 篇文章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热门文章:


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橙皮书


-->